先進制造業微信公眾平臺 先進制造業全媒體

任正非:中國制造業正處于中間層,不能有太多幻想

2020-04-29   來源:   評論:0
摘要:  任正非認為,產業鏈向本國轉移是錯誤的,只有全球化才有競爭力。目前,我國大量中低端制造業在向外轉移,美國又打壓我國高科技產業,中國制造業處于中間層,一定是很困難的。
 
  2020年4月22日上午,任正非在深圳華為總部接受《龍》雜志總編輯賈正的專訪。
  最近,美國政府已經成立一個新的工作小組,準備采用全補貼的方式鼓勵美國企業撤出中國。在這次采訪中,任正非表達對這一事件的看法,他說:“將產業鏈向本國轉移是錯誤的,因為經濟一定是走向全球化,只有全球化才會有競爭力,沒有全球化就沒有競爭力。任何一個國家不可能單獨構建一個全要素能力,單憑一國之力搭建全要素產業鏈的成本是非常高的。”
  早在2011年,美國時任總統奧巴馬曾問蘋果的喬布斯:“喬布斯先生,要在美國生產iPhone的話,需要滿足什么樣的條件?”喬布斯回答說:“這些工作是不會回來的。我們在中國雇傭了70萬工人,背后需要3萬名工程師的支持,如果你能教育出這么多工程師,我們就能把工廠遷回美國。”9年過去了,蘋果依然把中國作為最重要的生產基地。
  在這次采訪中,任正非還回應了向加拿大、美國、西班牙等國家捐贈抗疫物質的動機,“西班牙國王給我打來電話,我們就緊急運送了一批防疫物資過去。給美國和加拿大捐贈都是他們求助后我們才捐贈的??偟膩碚f,人們都需要互相關心、互相幫助,只要有求助,我們就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給予支持,這些捐贈是屬于人道援助,沒有目的,沒有任何交換條件。”
  前段時間,任正非卸任子公司董事被炒得沸沸揚揚,不少人猜測這是在為退休做準備,對此,任正非予以澄清說:“這是清理幾十年來的一些子公司,退出去以后讓基層年輕人擔任職務,這不代表什么信號。公司按程序讓我們從子公司退出了,按程序把我們都免職了,這是一個正常的操作,不代表什么。”
  以下為專訪全文:
  賈正:任總您好,謝謝您邀請到深圳華為看看,并接受《龍》雜志專訪。大家對您,對華為,都不陌生了,特別是去年五月您接受中外媒體采訪時的一些金句,可以說圈粉無數。去年那次答記者問,是在美國壓制華為的大環境下,當時您也談到了盡管和美國有沖突,但華為終究要和美國一起為人類社會做貢獻。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6月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指出,“當前中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今春以來,隨著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人們進一步加深了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理解。作為企業家,這一次,您對人類命運共同體、全球經濟一體化,對未來,有怎樣的思考?
  任正非:目前中國最重要的是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要依靠科學、人才和教育來縮小與美國的差距。如果沒有科學、沒有人才、沒有好的教育,就不可能有好的工業及農業的發展。中國首先還是要自己強大,比如說我們的農產品,在價格和質量上與美國的農產品有一定的差距,如何促進未來生物科學進步,這需要向美國學習。我們應該認真分析自身的弱點在哪里?比如低端工業,很多都遷移到了泰國和越南去了,但現在泰國和越南也已經開始產業升級,在不斷爭取中國高科技企業遷移過去。我們現在不僅要跟美國比政策優勢,還得要與泰國、越南比優勢,如果我們的優勢沒有比過他們,那么我們的目標和理想就不容易實現。因此,我們需要不斷的優化升級產業環境,提升國家競爭力。
  賈正: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教育強則國家強,教育興則國家興。您在一次采訪中說,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在小學教室的講臺上完成的,多次提到我國基礎教育的重要性,特別是農村的基礎教育。然而現在的應試教育讓社會把焦點放在了高中的沖刺上。如何提高教育質量,完善中小學教育體系,尤其是欠發達地區的小學基礎教育。對此,您有何見解。
  任正非:我們要讓國家變得更加繁榮穩定,首先就得讓青少年有思想、有道德,這些思想和道德是誰給他們的呢?是小學教師。在十歲之前應該是培養孩子們的想象力、創造力最好的時候,因為他們不知道這個世界,沒有束縛。如果采取很好的教育方式,孩子們的才智能夠得到很好的培養,創新能力會有很大提升。到了一定時間他們會自己選擇科目學習,一個國家的教育應該是多姿多彩的,不能搞標準化的教育。
  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農村教育投入太少,原因是資金都拿去蓋房子了,應該大幅提高教師收入,其實教師是社會維穩的基礎,老師的話孩子們一般都是會聽的?,F在修建的房子很多都空著,能不能把這些修建房子的資金拿出來一些讓欠發達地區的孩子們多增加點兒營養,孩子們茁壯成長就會報效國家,為國家做貢獻。“一個國家的強盛,是在小學教師講臺上完成的。”這句話是普魯士毛奇元帥1870年提出來的,我只是引用了一下。
  此外,不是所有人都能考上名牌大學,擔負社會重任。高級職位是少數的,不能都去走這條道路,應該發展職業教育,學一門技術就能就業,就業就能擺脫貧困。包括復員軍人的安置,現在有幾千萬復員軍人,退伍軍人保障部這些年做的不錯,為國家穩定做了貢獻,能否在復員軍人轉業時銜接職業技術學校,學一門技術,學一門手藝,這樣就業就不太難了,還會給社會做出很大的貢獻。
  我們不能完全走精英教育,很多人不需要走那一步,一定要開展多樣化職業技能培訓,職業培訓沒有必要搞一兩千人一起學習的教學方式。師傅帶徒弟也是職業培訓,德國很多職業學校就二三十人,就是師傅帶徒弟,師傅收取的培訓費能夠養活一家人,并且徒弟也帶出來了。特別像德國的汽車制造廠,我有次去德國斯圖加特,工程科學院院長帶我去看工學院一年級新生入學,入學的時候每個人發一個鐵塊,一幅齒輪圖紙。要求學生不能用機器,全部用銼刀把這個齒輪銼出來,然后安裝到變速器上,去路上測試,通過測試以后才能評分。為什么德國汽車的質量好,相對比我們的教育就是畫了畫圖,并沒有實踐,所以制造出來的汽車達不到德國車的質量水平。中國這么大的國家,肯定要依靠實體企業才能充分解決就業。因為實體企業需要的是多層次的人才,有科學家、有專家、有工程師、有技工、有技師、有工人等等,這些人都就業了,社會也就穩定了。
  賈正:您說過,只有安靜的水流,才能在不經意間走的更遠。請您談談這其中的哲學道理。
  任正非:小溪浪花飛濺,總歸是小溪;大江大河,靜水潛流,力量很大。長江就是最好的無為而治,不管你管不管它,都不廢江河萬古流。
  賈正:面對新冠疫情和美國的進一步打壓,2020年的開局好像比去年還要艱難。華為如何面對這樣的雙重挑戰?
  任正非:是更加艱難,華為從2月1日起就恢復生產了,沒有中斷。春節期間也有不少人加班,因為我們要與時間賽跑。這次疫情對我們的生產、銷售、交付是有一定的影響的,有些配套廠家生產數量提升不上來,物流運不過來,在確保健康安全的情況下,我們幫助上、下游讓他們開工。此外,國際物流也有影響,現在國際航班數量大幅度減少,空運費用上漲3-5倍,這對我們有影響,面對美國的打壓,還是需要逐步克服,我們在基礎研究上,還趕不上美國,補這一課還十分難。特別是補上基礎科學這門功課。以前都是美國做好功課,我們買回來,現在這個功課我們要自己做,就需要多花一些資金和一些時間,經濟收益會下降一些。
  賈正:在世界疫情影響之廣、全球經濟發展受困之深的情況下,華為在國內和海外的生產、銷售情況如何?疫情打亂了今年華為整個的發展節奏嗎?
  任正非:此次疫情對電子工業打擊不大,因為大家都要在家里辦公,在家里開會,網絡現在忙的不得了。華為一季度增長1.4%,增長是低了一些,而且我們沒有停工,因為我們的衛生保障政府認為很好,趕工期增加了投入。影響最大的是餐飲、旅游、航空、酒店等行業,疫情對電子工業沒有太大影響,反而需求比以前更大了。
  賈正:有很多人認為這次疫情會重塑全球產業鏈,歐美日各國會加速將產業鏈中的核心環節向本國轉移,您如何看待這個趨勢?您認為這一趨勢將會給中國的制造業帶來什么影響?
  任正非:將產業鏈向本國轉移是錯誤的,因為經濟一定是走向全球化,只有全球化才會有競爭力,沒有全球化就沒有競爭力。任何一個國家不可能單獨構建一個全要素能力,單憑一國之力搭建全要素產業鏈的成本是非常高的。目前,我國大量中低端制造業都在向泰國越南等國家轉移,美國又在打壓我國的高科技產業,中國制造業正處于中間層,一定是很困難的,不能有太多的幻想。
  賈正:我們注意到華為P40手機當中已經完全沒有谷歌的東西了,搭載的是華為自己的移動服務HMS。請問目前HMS在海外推廣的進展如何,和谷歌相比,HMS有哪些優勢?最近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接受采訪時表示,華為手機已經可以完全不用美國零部件,請問這一情況屬實嗎?
  任正非:不用美國零部件是可以的,但是別人不買怎么辦。安卓和蘋果的操作系統在世界的銷售量是巨大的,消費者已經熟悉這兩個操作系統。華為是個后來者,要讓消費者認同我們的操作系統是很艱難的。所以說,華為的操作系統要想超越安卓和蘋果的操作系統,可能需要很長時間,但不會超過300年。
  我們與谷歌、蘋果的關系十分友好,雖然我們的手機沒搭載安卓系統,但是三星等其他品牌手機有,我們的5G基站在全世界銷售,蘋果、三星等品牌手機使用我們的基站,有了生態。我們要感謝蘋果與安卓,5G性能得到很好的發揮,就等于幫了我們的忙。安卓在幫我們的忙,蘋果也在幫我們的忙,如果沒有他們的生態,我們的基站又有何用呢。所以華為的操作系統沒有惡性競爭,只是說當別人不給我們的時候找個出路。我們這個操作系統才剛剛才開始,安卓的生態系統有280萬個APP,我們的生態才有上萬個,有巨大的差距。當然,我們的系統是后研發的,會有一些優點,但優點也得是消費者體驗以后才會得到認同。
  賈正:華為未來會將手機中的美國零部件都替換掉嗎?
  任正非:不會,美國永遠都是我們的好朋友。我們去年在美國采購了187億美元的零部件,過去只有110億美元,大幅增加了對美國零部件采購量。美國政府也批準了一些美國公司向我們供貨。美國少數政治家的提議不完全代表是美國政府的意見,很多美國公司得到美國商務部的批準向我們供應零部件,我們沒有替換美國零部件的想法。
  賈正:這次疫情中,華為給美國和加拿大捐贈了很多口罩和醫療防護物品,但有人對此提出了質疑,認為此舉是為了讓加拿大允許華為進入當地5G網絡建設,影響孟晚舟女士在加拿大的引渡案,您如何回應這類質疑?
  任正非:我們對很多國家都提供了防疫支持,這些不是我們的主業,我們的主業是信息通信,比如西班牙國王給我打來電話,我們就緊急運送了一批防疫物資過去。給美國和加拿大捐贈都是他們求助后我們才捐贈的??偟膩碚f,人們都需要互相關心、互相幫助,只要有求助,我們就會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給予支持,這些捐贈是屬于人道援助,沒有目的,沒有任何交換條件。
  賈正:您認為作為一家中國企業,在海外獲得信任的關鍵是什么?中國科技公司如何做,才能更好地贏得世界的信任?
  任正非:要把客戶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要誠實守信,遵紀守法,只有這樣才能適應國際環境,才能在國際激烈競爭中生存下去。
  賈正:中美關系直接影響到華為,您如何看中美關系的發展,對兩國關系是否樂觀?
  任正非:華為是個單純的商業公司,且在美國沒有銷售,目前對華為沒有太大的影響。
  賈正:據我所知,華為至少有700名數學家、800多名物理學家、120多名化學家、六七千名基礎研究的專家以及6萬多名工程師。華為如何吸引及培養造就了最優秀人才?
  任正非:社會上可能會認為華為不會有這么多科學家,是因為他們把科學家神話了,科學家有從事理論的,有應用層面的,有算法的。我們在底層算法上獲得大量突破,我們把這些不直接創造價值的優秀專家也稱為科學家,他們大多數都是外籍的高端員工,構成了理論結構上的突破,所以華為公司學歷結構上還是比較高的。當然在有些操作系統研發上,中專生、大專生也占據一定比例。吸引人才最關鍵的是使命感,提供想干事,干成事的平臺就滿足了科學家的最大愿望。其實科學家并不在乎別的東西,只在乎如何實現自己的理想。
  賈正:任總,我讀過您撰寫的很多關于華為的文章,比如《華為的紅旗到底能打多久》,我想知道,如果有一天華為邁入后任正非時代,傳承了33年的企業文化基因會變異嗎?您對華為的未來10年甚至更長時間的發展,有怎樣的規劃?
  任正非:我在與不在都不會有什么影響,華為一樣會慣性前進,我現在也影響不了華為,我在華為是沒有權力的人,權力不在我手里,權力在公司的流程里,我可以講講我的想法和看法,但不影響決策和規劃。
  賈正:您是華為的當家人和創始人,年屆76歲,這幾天媒體報道您半年內兩次卸任華為子公司的董事,猜測這是您對外傳遞要退休的信息,是有這樣的打算嗎?如果有一天退休了,您的生活有什么安排和計劃?
  任正非:這是清理幾十年來的一些子公司,退出去以后讓基層年輕人擔任職務,這不代表什么信號。公司按程序讓我們從子公司退出了,按程序把我們都免職了,這是一個正常的操作,不代表什么。我沒什么愛好,如果有一天退休了就喝茶,沒啥事兒就多喝兩杯。上班就喝咖啡吸收宇宙能量,喝茶就消遣消遣。
相關熱詞搜索:制造業 任正非
先進制造業簡介| 版權聲明| 招聘信息| 網站地圖| 友情鏈接| 聯系方式|
湖北快3走势分布图...